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新聞資訊


  資料下載


更多
 
 
·您的位置:本站首頁 > 文章首頁 > 首頁圖片 > 婁師白

婁師白

作者:本站 日期:04-25 瀏覽次數:

 

    婁師白(1918年6月2日—2010年12月13日),原名婁紹懷,曾用名婁少懷,字亦鳴,齋號老安館;湖南瀏陽人,1918年生于北京;1942年畢業于輔仁大學美術系,專事繪畫;生前為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美協會員,中國畫研究會理事、副會長,中國國際書畫藝術研究院研究員,燕京書畫社顧問,中國書畫函授大學名譽教授,北京人民對外友協理事,北京市政協委員;他全面繼承齊白石藝術技法特色,并有所創新,畫作簡練中有種生機勃勃的感覺,尤以畫小鴨子著稱;在藝術界有這樣的說法:齊白石的蝦,徐悲鴻的馬,李可染的牛,黃胄的驢,婁師白的小鴨子。

人物簡介  

    婁師白(1918—2010),1918年6月生于北京,14歲師從國畫大師齊白石先生學藝,在齊白石先生身邊長達25年。

  1942年畢業于北京輔仁大學美術系,歷任北平京華美術學院講師、中國書畫函授大學教授、北京中國畫研究會副會長、北京市人民對外友好協會理事、中央文史研究館書畫院院部委員、北京輔仁大學校友會美術研究會會長、北京師白藝術研究會總顧問、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北京畫院國家一級美術師,是北京市第六、七屆政協委員,高級專家特殊待遇、政府特殊津貼享受者。

  婁師白是齊白石的入室弟子,14歲就在齊白石先生家中學習詩、書、畫、篆刻,直至白石先生逝世,長達25年之久。

  婁師白先生作品有齊白石風格,為“齊派”重要傳人,善畫花鳥瓜果,作品曾參加全國歷界美展,曾應邀赴新加坡、美國等國家美術院校講學。

  婁師白得其言傳身教,全面繼承齊白石藝術技法特色,并有所創新。

  

    其作品色彩鮮而不艷、雅而不俗,給人以豐富多彩、生機勃勃之感。其詩、書、畫、篆刻作品多次在國內外報刊發表,多次參加國內外展覽會,博得好評。

  作品被人民大會堂、國賓館、國家駐美、駐英大使館及博物館收藏。并拍有數部反映其生活與創作的電影片。長于寫意花鳥畫。

  婁師白先生長期致力于齊白石藝術的研究及技法傳授。作品有《蓖麻豐收》、《鴨場》、《八哥百合》等。《南國花木》等藏于中國美術館。出版有《婁師白畫輯》、《畫鴨》、《怎樣治印》、《齊白石繪畫藝術》、《齊白石繪畫技法》等專集、專著。

  婁師白的代表作有《春暖人間》、《雛鴨》、《漓江帆影》、《長白積雪》等。

  著有《齊白石繪畫藝術》、《婁師白畫輯》、《畫鴨》、《婁師白印章手拓本》等。

  2010年12月月13日清晨,婁師白先生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2歲。

人物業績

  

    主要業績:1957年后在“齊派”繪畫基礎上,刻意求新變法,形成自己風格,其藝術思想主張“厚今而不薄古,基中可以融洋。”其代表作及發表選入一些出版的畫冊中有“蓖麻”,“鴨場”,“八哥百合”,“層林盡染”,“漓江帆影”,“黃山煙云”等。

  出版著作有《怎樣制印》,《齊白石繪畫藝術技法》,《婁師白畫輯》,《婁師白作品集》,《婁師白印拓》,《齊白石畫蝦》,《畫鴨》等書。曾在中央美院,廣州美院,中央工藝美院,北京師范學院,中央民族學院講課。并應邀美國歐克蘭工藝美術學院,馬里蘭工藝美術學院,加州市尤瑞卡紅松林師范學院加州州立大學,落山磯,圣利亞哥大學,新加坡南洋美術專科學院,加拿大溫哥華文化人學會獎牌。

  國內收藏的有:毛主席紀念堂,人民大會堂,中國美術館,中國革命博物館,齊白石紀念館,尹瘦石紀念館以及外地博物館均有收藏。作品曾被我國駐外大使館收藏的有:駐美國大使館收藏的《牡丹》,駐西德大使館收藏的《花卉四聯》,駐加拿大大使館收藏的《花卉》,駐哥倫比亞大使館收藏的《荷花》等作品。1989年成立師白藝術研究會,也是在發揮“齊派”藝術,為弘揚祖國藝術不遺余力。寄語:我國畫出新必須以承優秀國畫傳統為基礎,結合對現實生活的認識與感悟,進而從內容到形成的統一才是推陳出新的創作。

藝術成就

  婁師白的筆下不僅限于擅長花卉、翎毛、草蟲和走獸,在人物山水畫方面亦有其特色,并且能詩善刻,可稱 為當今有多面造詣的畫家。他的作品表現筆墨 渾厚,意境清新,用色鮮而不艷,雅而不俗,師法自然,突出質感。如其代表作《蓖麻》、《八哥百合》、《鴨場》、《層林盡染》、《 漓江帆影》、《三疊泉》等,都博得好評,其作品多次在國內外展出和各種刊物上發表,許多作品為國內外美術院校、博物館及收藏家收藏,如:中南海、人民大會堂、美術館、國賓館及駐外使館等。他不僅是一位享譽國內外的畫家,同時在繪畫理論上也有所建樹。除在刊物上發表過許多文章外,還出版有《怎樣制印》、《畫鴨》、《齊白石畫 蝦》、《齊白石繪畫藝術》以及《婁師白畫輯》、《婁師白畫集》、《婁師白印譜》等著作。其中《齊白石繪畫藝術》一書比較詳細而系統地介紹了白石先生的繪畫技法和創作思想,這在國內還是前所未有的。國內他曾應邀到中央美術學院,中央工藝美院,中央民族學院,廣州美術學院,湖南師范學院,廈門大學,廈門工藝美術學院。其他美術團體等地講學。國外美國歐克蘭工藝美術學院講學并開畫展,馬里蘭工藝學院講學,圣地亞哥大學,舊金山州立大學講學,中國畫廊(美國舊金山灣區)加州尤瑞卡紅松林大學天下畫廊,舊金山灣區南海畫廊講學并開畫展,新加坡舉辦《婁師白國畫觀摩展》。加拿大維多利亞市美術館舉辦婁師白畫展,維多利亞A&A畫展,多倫多國際藝苑畫廊舉辦畫展并講學,對弘揚祖國繪畫藝術作出了積極的貢獻。

人物軼事

  

    在齊白石門生之中,婁師白應是從師時年齡最小的。1932年壬申歲,婁師白的父親婁德美在北京香山與齊白石邂逅,以同鄉之誼結為朋友。

  那年婁師白14歲,時常幫長輩去齊白石家辦些事,有機會看到齊白石作畫。兩年后,齊白石有一次到婁家,見到婁師白畫的十幾個扇面,很高興,說“你們這個孩子膽子很大,敢畫,筆墨很像我,我愿收他做徒 弟,好好教教他,我們兩家‘易子而教’如何?”那年立秋前一天,婁師白向白石老人行了拜師禮。此后二十七年間,婁師白一直隨侍老師左右。 齊白石以指導臨摹的 方式教導學生,少年婁師白不幾年功夫,畫藝大進,臨摹老師作品竟能達到亂 真地步。有一次琉璃廠的畫店來人取齊白石的畫,齊尚未畫出,來人見到側案上擺著婁師白作品,以為是齊白石畫的,一定要從中取走兩張。事后齊白石為其中的一幅《青蛙蘆葦》題:“少懷弟能亂吾真,而不能作偽,吾門客之君子也。” 齊白石認為“婁生少懷不獨作畫似予,其人之天性酷似,好讀書不與眾爭,亦不為伍”,對他表現出超乎師生關系的父子情結:“婁君之子少懷之心手何以似我,乃螟蛉乎”,視婁師白為義子。

  1936年,齊白石赴四川五個月,把北京的家委托給婁師白看管,并替他到北平藝術專科學校代課。 婁師白原名紹懷,少懷、師白之名也是老師給起的,婁師白曾在文章中講過其過程: “老師為我刻名章時,把紹懷的‘紹’改成‘少’。他說‘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少’字比‘紹’字更好些。刻完名章,老師又為我刻號,他說:‘燕生這個號太俗了,你跟我學畫,學得很像了,將來變一下,必能成個大家。他日有成,切莫忘記老師。我給你改個號叫師白吧 ’”“少者懷之”語出《論語?公冶長》,記孔子與學生顏淵、子路在一起各 言己志時的夫子自道。子路請老師講自己的志向,于是孔子講了那幾句話。《論語注疏》中解釋說:“懷:歸也。言己愿老者安,己事之以孝敬也;朋友信,己待之以不欺也;少者歸,己施之以恩惠也。”

人物影響

  

    齊白石是婦孺皆知的國畫大師、人民藝術家。“在中國近代繪畫史上,還沒有一個畫家能像齊白石一樣讓人們所喜愛。”(《白石老人的啟示》王明明《草間偷活---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代序)他的作品首先是在題材上突破了歷來士大夫畫家視野所及的領域,從鮮花美果到蔬菜糧食,從神鷹、仙鶴到青蛙、雛雞,從和平鴿、雨耕圖到燈籠、火炮、不倒翁,一般畫家看不到、想不到,所謂“不入畫”和無法表現的東西,都可以引起畫家濃厚的興趣,他都可以信手拈來,別出筆墨的高技和韻味。這使他的畫有了更廣泛的讀者,也為廣大讀者所喜愛。從師法古人、衰年變法到法外之法、自成家法,表現了齊白石輝煌的藝術成就。作為中國繪畫史上的一座豐碑,齊白石已經無可置疑地成為我們可供研究可供借鑒可供學習可供發展的一個“傳統”。

  在這個“傳統”里面,婁師白的名字凸現了出來。婁師白在當今花鳥畫壇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作為一名畫家,沒有幾個人能夠像他這樣,他的畫名和影響早已超出了畫壇范圍。婁先生畢生都在不遺余力地學習研究和傳播白石繪畫藝術,為中國美術的繁榮和發展作出了杰出的貢獻。作為追隨齊白石半輩子的入室弟子,他為我們踏出了一條完好的路。他使我們相信齊白石大師沒有遠去,這甚至可以使我們清晰地看到老人的影子。婁師白先生在這條路上執著地、無怨無悔地走著,走著.......

  

    道路并不是一帆風順的。不管您愿意不愿意,在中國畫壇,人們很容易把婁師白先生的名字和白石老人的名字聯系在一起。這幾乎成了人們的一個習慣。不管是書畫愛好者、專家、收藏家還是知道或者不知道婁師白先生名字的人都愿意這樣去聯想,也自然會這樣聯想。在 婁師白先生之子婁述德所整理的《婁師白藝術年表》中,我們可以看到婁師白先生與白石老人同籍湖南,自14歲就跟隨齊白石學畫,16歲正式拜師,直至齊白石去世,長達25年之久。因師生之誼,1937年,齊白石將婁師白的原名婁紹懷改為少懷,號師白,并刻了一方“師白”印章送他。從此,婁師白便與齊白石產生了千絲萬縷的關系。古云: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種近乎父子的關系首先維系著中國傳統的繪畫教育模式,那就是師傅帶徒弟的古老方式。事實上,在婁師白的藝術成長過程中體現了兩種繪畫教育方式,后一種則屬于現代美術教育體系,那就是正規的學院式的教育訓練。在這份《年表》中,我們還可以看到,婁師白1939年畢業于北平美術學校,同年考入北平輔仁大學美術專業。在這里,他系統地研習了中西方美術理論,對中國畫有了更深刻的體悟,在創作上也有很大的提高。

  

    有人說大樹底下好乘蔭,但大樹底下難以成為大樹。婁師白乘了涼,但必須承受巨大的壓力。不管是誰都會知道,這種壓力首先來自齊白石在中國繪畫史上的地位,他非凡的藝術造詣,也就是白石老人的名”。另外,還有一些來自社會的陋習和“文革”中怠誤。伴隨著這種始終追隨著他的壓力,擺在婁師白面前的一個重大的課題就是繼承和發展的問題。對此,他必須付出比別人更多的汗水,更加清晰地看清自己,找到自己,以不至于淹沒自己。憑借他在國畫藝術方面所受到的良好教育和自己感,他能夠對白石大師及我國傳統的國畫藝術有著準確的認識與把握。他沿著白石大師生前努力的方向,在開拓國畫藝術平民化的發展道路上,又向前邁出了一大步。

  首先,在繪畫題材上婁師白有了很大的拓展,較白石老人更加豐富多樣。在先生畫集出版的《自跋》中,婁師白寫了這樣幾句話:“入耄耋之年,雖不敢有‘老夫聊發少年狂’之想,但仍有奮力一搏的念頭,執意繼承齊白石老師‘衰年變法’的精神,不斷探索具有時代氣息的新 題材、風格,以國畫創新為一大快事。”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也許是由于時代的關系,婁師白入畫的題材內容的確超出了白石時代。正是由于時代的關系,利用交通便利的條件,婁師白不僅走遍了祖國的大江南北,而且跨出國門,十幾次到世界各地,傳播地方文化和齊白石的繪畫藝術。而每到一地他都留下了自己深刻的藝術痕跡。這也是白石時代無法比擬的。我們知道,中國美術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生發著自己如此積極的作用。

  

     婁師白一路走來.......用他手中的筆歌頌我們的祖國和人民,表達他對祖國和人民的一片深情。因此,他的畫明朗、清新、簡練,給人生機勃勃的感覺。這與消極避世、超脫孤寂的古代文人畫創作是截然不同的。在他的作品中,洋溢著健康、歡樂、和諧、倔強、自足和蓬勃的生命力,有著鮮明的民族特色。所以,他的畫是積極的健康向上的,樂觀的,同時,也是美的。這正是先生長壽的秘訣所在。他不斷參加社會活動,積極參與社會公益事業,現在雖然已近90歲的高齡了但仍以北京師白藝術研究會為基礎廣收青年畫家為弟子,致力于中國書畫事業,為中國美術承傳和發展作著貢獻。

  婁師白是在詩書畫印等方面有著全 面修養的藝術家,他的畫達到了形神兼備、情景交融的境界,筆墨凝練,老筆縱橫,將水墨功夫發揮到了極致。他的篆刻與繪畫書法一樣,師承齊白石,從漢《祀三公山碑》得到啟發,改圓筆的篆書為方筆;從《天發神讖碑》得到啟發而形成了大刀闊斧的單刀刻法,又從秦權量、詔版、漢將軍印、魏晉少數民族多字官印等受到啟發,形成縱橫平直、不加修飾的印風。“學我者生,似我者。”“做畫在似與不似之間為妙,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世。”婁師白深得白石老人的藝術真諦,并牢記老師的教導,在白石藝術的基礎上,他的寫意花鳥畫創作方面所表現出的深厚的傳統文化功力可以上溯到徐渭、朱耷、揚州八怪以及吳昌碩、陳師曾......在文人畫的基礎上,廣泛吸取民間藝術傳統,為中國花鳥畫注入了蓬勃生機。

  婁師白在大樹身邊最終成了大樹,而且結出了累累果實。對中國畫的教學方式,對與傳承和發展中國畫藝術以及藝術的思想性和社會性等方面,婁師白仿佛給我們提供了很多有益的啟示。今天,我們看到齊白石的蝦、徐悲鴻的馬、李可染的牛、黃胄的驢,我們還欣喜地看到婁師白的小鴨子。當然,這只是藝術大師們的一樣“絕活”。就是這小小的“絕活”反過來成了代表大師的藝術符號。我相信這只活靈活現、乖巧可愛、令人心動的小鴨子并非偶然得之。

人物評價

  婁師白:老當益壯 大寫花鳥(文/彭利銘)

    婁師白是當今知名度極高的老一輩著名書畫家。過去社會上流傳著這樣一段評價畫家藝術成就的話:齊白石的蝦,徐悲鴻的馬,李可染的牛,黃胄的驢,婁師白的小鴨子。這都是畫壇前輩們的拿手絕活。婁師白的小鴨子,是活靈活現的小精靈,乖巧可愛令人心動,不過,這只是婁先生藝術探索中的一個小側面。作為白石老人的入室弟子,他在大寫意花鳥畫壇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備受推崇。

  現已年近九十的婁師白老人身體還很硬朗,笑容可掬,一臉佛相,眉毛是花白的,眉尾有幾根格外的長與頭發呼應成趣。作為追隨齊白石半輩子的入室弟子,婁先生畢生都在不遺余力地學習研究和傳播白石繪畫藝術。近年來他以師白藝術研究會為基礎廣收青年畫家為弟子,致力于中國書畫的傳承發展事業,提攜后學,為“齊派”藝術的傳承盡心盡力,得到高度稱頌。

  日前,由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婁師白作品集》正式與廣大讀者見面。其中包括迄今為止最大尺幅的作品——上世紀八十年代創作的由六張丈二匹宣紙拼接而成的10米長卷《春滿人間》。婁師白希望,明年自己90歲時,可以帶著這些作品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回顧展。

  

    婁師白在繪畫藝術上受齊白石影響最大,同時在寫意花鳥畫上承徐渭、朱耷、揚州八怪以及吳昌碩、陳師曾之精髓。具有深厚的傳統文化功力。他專長花鳥,筆酣墨飽,力健有鋒。作品水墨淋漓,洋溢著自然界生機勃勃的氣息。山水構圖奇異不落舊蹊,極富創造精神。在繪畫、書法、刻印上都有著很深的造詣,創造出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他的畫,能給人明朗、清新、簡練、生機勃勃之感,并且具有鮮明的民族特色,達到了形神兼備、情景交融的境界,筆墨凝練,老筆縱橫,將水墨功夫發揮到了極致。他的繪畫藝術表達對祖國一片的深情。這與消極避世、超脫孤寂的古代文人畫創作是截然不同的。在他的作品中,洋溢著健康、歡樂、和諧、倔強、自足和蓬勃的生命力。作為植根傳統,師法造化的國畫大師,他把齊白石“做畫在似與不似之間為妙,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世”的道理體會得很深刻,其畫以文人畫為根基,吸取民間藝術傳統,為花鳥畫注入了蓬勃生機。

  篆刻也是婁先生藝術探索的一個組成部分。他的篆刻與繪畫書法一樣,師承齊白石,從漢《祀三公山碑》得到啟發,改圓筆的篆書為方筆;從《天發神讖碑》得到啟發而形成了大刀闊斧的單刀刻法,又從秦權量、詔版、漢將軍印 、魏晉少數民族多字官印等受到啟發,形成縱橫平直、不加修飾的印風。

  著名美術評論家邵大箴表示,“婁師白擅畫花鳥瓜果,他畢生都在不遺余力地學習研究和傳播齊白石的繪畫藝術,可以說他是齊白石弟子中最杰出的一位。他雖然沿襲了齊白石的風格,但是又加入了自己對于生活的觀察和體驗,可以說是在傳承精髓的同時有所創新。”


上一篇文章:沒有找到上一篇  下一篇文章:啟功

 

版權所有:全國校園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工程辦公室
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促進會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北河沿大街(文化部大院)83號院616室
特別支持: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京ICP備09038024號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481號

赚钱 Published at 2019/11/19 10:57:14, Powered By WangKaiCMS All v5.0(ACCESS) Build 20190301 (U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