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新聞資訊


  資料下載


更多
 
 
·您的位置:本站首頁 > 文章首頁 > 傳承課題 > 電腦時代的擔憂 國人漢字書寫遭遇尷尬

電腦時代的擔憂 國人漢字書寫遭遇尷尬

作者:本站 日期:10-29 瀏覽次數:
 

     中新網1029日電曾幾何時,寫一手漂亮漢字是令人無比欽羨的技能。但伴隨著計算機的日益普及,國人漸漸發現,自己提筆寫字的機會越來越少了,“提筆忘字”的情況屢屢發生。當不少人寫不出“尷尬”二字時,中國人的漢字書寫能力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尷尬。

  “尷尬”的尷尬:中國人漢字書寫能力退化引人憂

  “噴嚏、饕餮、鰥寡、羸弱、逶迤、針砭時弊、沆瀣一氣……”對這些常用詞,很多人可能會讀,但怎么想也不能正確書寫。《中國青年報》日前的一項調查顯示,83%的人承認自己有提筆忘字的經歷。同時,大多數人(74.2%)表示在平時的工作和生活中手寫機會不多。

  還有機構以“我雖然工作在風光旖旎的地方,卻很寂寞,所以我要跳槽”這句話進行的測試顯示:“旖旎”兩個字寫不出或寫錯的比例為95%,“寂”字54%,“寞”字65%,就連“跳”字也有19%

  去銀行存款,不照抄書寫范例怎么也想不起來“貳”字怎么寫;遇到“邋遢”、“寂寞”等稍復雜的字,迷茫者大有人在。

  對于想不出的字,不少人的解決之道是:不再去翻新華字典,而是掏出手機按幾個按鍵,用拼音打出忘了的字。此類做法,雖則于使用上并無大礙,但多少讓人感覺到一絲寒意,數千年歷史的漢字,竟然以這樣一種方式被“記住”。

  一些專家學者認為,國人“提筆忘字”的危機具有可怕的彌散性,它既體現在成年人中間,也表現在青少年學生身上,電腦時代越發達,其蔓延速度越迅捷。

  北京一位中學教師表示,自己教高一學生時,曾對學生做了個小檢測,要求寫出“大寫數字1-10”,香港的“港”字,“福兮禍之所伏”的“兮”字,“結果非常不理想”,大部分同學寫不出來,或者寫出來的是錯的。

  面對國人書寫能力退化的現實,有媒體甚至刊文指出:“這是一個冷冰冰的現實:中國人已經不會寫中國字了。”

  國外媒體也開始專注中國人的書寫現狀。英國《衛報》日前的一篇報道稱,許多中日年輕網民出現忘記如何寫字的現象。究其主要原因,是過于依賴電腦和手機中以字母為基礎的輸入法。調查顯示,這種被稱為“字體失憶癥”的現象在中國非常普遍,導致中國年輕人對本國古老書寫系統的前景感到擔憂。

  美國《洛杉磯時報》也曾刊發題為《越來越多中國人發現自己常常忘記如何正確書寫漢字》的文章。文中稱,“幾乎你遇到的任何中國人都坦誠自己記憶力衰退,就像患老年癡呆的某個狀態。握緊筆的手在紙上要寫字時,突然出現了尷尬的停頓,而這些字在孩提時代不知道學習、重復默寫過多少次。”文章被翻譯成中文傳至國內后,曾引發一場范圍不小的討論。

 為何國人書寫能力堪憂?技術沖擊還是欠缺敬畏之心?

  傳承了數千年的漢字,為何在當下遭遇如此“冷遇”?在不少專家學者眼中,計算機等新技術的沖擊,是首當其中的因素。

  《人民日報》的一篇文章就指出,應當承認,新技術的確給古老的漢字藝術帶來較大的沖擊。美國學者杰茜卡·貝內就曾把電腦稱為“手寫體的詛咒”。因漢字象形表意的文字結構十分特殊,電腦輸入對漢字手寫的沖擊尤為嚴重。

  但新技術的沖擊絕非導致當下漢字境遇的惟一原因。該篇文章同時指出,將漢字手寫藝術的尷尬,完全歸因于新技術的罪過乃是推脫我們自身傳承文化的使命與責任。在這一場新技術沖擊的背后,我們或許早已忘記了漢字中還蘊藏著豐富的中華文化與藝術,早已鈍化了對具有獨特美感的漢字書法的審美能力,早已忽視了手書漢字也是傳承漢字文化極具生命力的方式,而僅僅把漢字視作表意符號和交流工具。結果便是,作為符號和工具的漢字,往往只是在實際運用這個層面上存在。

  還有評論出,客觀地說,無論電腦怎么發達,它也只是一種技術、一種工具。把漢字書寫危機歸罪于電腦,無異于喝酒傷了肝歸罪于杜康,走路扭了腳歸罪于馬路。

  “深層次的原因,還在于我們對漢字缺少一份應有的珍視,對民族傳統文化缺少一份應有的敬重。”

  《甘肅日報》的一篇文章則認為,漢字書寫的退化,究其原因既有社會的責任,更有教育的責任,特別是小學階段的語文教學,對漢字的書寫要求不嚴,應試教育下的各種考試競賽對書寫標準也沒有明確規定,致使師生把漢字書寫問題置之角落,漸漸遺忘掉了。

  多數專家學者在談及漢字書寫問題時,都表示出了擔憂。甚至有人憂慮,中國漢字有可能遭到信息化技術的全方位“屏蔽”的危險。

  不過也有學者認為這是“杞人憂天”。“這是新技術帶來的必然影響,是正常現象。絕大多數人‘提筆忘字’只是暫時性失憶,事后他們會通過查詢字典、手機、電腦,復習字的寫法,這種現象并不影響他們對漢字的使用,也不足以影響漢字的傳承。”學者趙平安持這樣的看法。

 如何應對“提筆忘字”帶來的危機?

  《中國教育報》的一篇評論指出,化解“漢字危機”,首先應當關注中小學漢字教育,當務之急需要做好一件事,那就是國家教育行政部門應盡快制定相應的政策法規,規范中小學漢字教學行為。

  作家閻真也認為,寫字、練字的使命在學校里就該完成,因此學校要重視這方面的教育,尤其是大學生,無論是作業、筆記都應該手寫,少用電腦。

  另據媒體報道,福建、湖北等地已出臺了加強漢字書寫教育的措施。

  但這些舉措能否發揮切實有效的作用?曾在湖北省武漢二中執教的閆姍認為,在湖北這樣高考競爭激烈的省份,寫字課程很難落實。“除非列入考試,不然寫字課程很難推廣,通知也會成為一紙空文。”

  有媒體文章指出,其實,早在2002年教育部出臺的《關于在中小學加強寫字教學的若干意見》中,就已對中小學為學生寫好漢字創造環境、提供必要條件等提出了要求。然而,這些文件的出臺并沒能阻擋學生漢字書寫能力下降的趨勢。據2009年教育部的一項調查顯示,3000多名受訪教師中,有60%的人認為學生漢字書寫水平下降。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中,有4位委員提案“加強寫字教育”,呼吁要重視當前存在的“漢字書寫文化沒落”現象。

  《科技日報》刊發的一篇評論認為,要想阻止“提筆忘字”現象的繼續惡化,僅僅依靠感慨和呼吁或是一兩條無法施行的法令是不夠的,必須讓能寫一手好字重新成為實用追求,甚至讓手書漢字不僅成為一項技能,更加成為一種普遍認同的美的享受——就如同現代社會節奏再快,也擋不住大家停下來喝杯茶的興致。

  如何重拾“漢字之美”?

  漢字自誕生以來,一直是傳承華夏文明的重要載體,并非僅是一種表意符號和交流工具。

  教育部語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長、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副主任李宇明曾表示,漢字的寫字活動分為漢字應用和漢字藝術兩個范疇,漢字的各種形體都是中華民族智慧的創造,都是中華文化的瑰寶,漢字本身就是中華文化的組成部分,甚至可以說是中華文化的基石,了解漢字的構字原理和歷史演變,有利于對中華文化的理解,書法藝術的水平與全民書寫活動的程度相關,應重視公民的寫字教育,不一定每一個公民都懂書法,但寫字應當成為公民的一種文化素養。

  有評論指出,倘若大部分中國人都不再會手書漢字,將是以漢字為基礎的中國文化的重大缺失。作家王蒙曾言:“遺失了中國的傳統文化之精髓與漢字原形,我們成了數典忘祖的新文盲。”

  在中國歷史上,人們對文字曾有過近乎神圣的敬畏感。民間一向有“敬惜字紙”的傳統,凡寫有字的紙張,人們都會鄭重收存或焚化,絲毫不敢怠慢。

  這與當下年輕人“提筆忘字”的現狀,有著太大的區別。

  《重慶日報》的一篇文章就指出,當下我們對漢字的態度,是否已過于輕薄與褻瀆?電視上到處是篡改成語的廣告語,大街上到處是錯別字招貼,很多大學生不識繁體字、不能讀傳統典籍,很多白領不知筆墨紙硯為何物,甚至不能提筆寫字。長此下去,真不知漢字會否毀在我們手中?

  還有評論直言,今人書寫能力的退化,不僅透露出學校教育特別是語文教育的失落與迷失,意味著傳統的漢字書寫藝術及其所傳承的中國語言文化離人們漸行漸遠,更反映出人們在實用主義價值觀沖擊下對古老文化的輕視,以及對傳統文化敬畏之心的日漸喪失。

  《人民日報》的一篇文章作者更是疾呼,漢字是我們文化的根,是滋養我們現實生存發展的血液。在網絡時代,我們不能“握著鼠標忘了筆桿”,漢字不能淪為失落的文明。

  如何重拾“漢字之美”,種種評論之中,似乎也并無良方。可以確定的是,這絕非一朝一夕之事。

 


上一篇文章:《漢字•書法•文化》 寫好漢字不是小事  下一篇文章:面對漢字書寫能力下降 我們應該怎么做

 

版權所有:全國校園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工程辦公室
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促進會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北河沿大街(文化部大院)83號院616室
特別支持: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京ICP備09038024號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481號

赚钱 Published at 2019/12/14 4:56:04, Powered By WangKaiCMS All v5.0(ACCESS) Build 20190301 (U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