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新聞資訊


  資料下載


更多
 
 
·您的位置:本站首頁 > 文章首頁 > 文化遺產搶救 > 搶救北京絕活

搶救北京絕活

作者:本站 日期:12-03 瀏覽次數:

搶救北京絕活

        28歲的李晶正專心地在已經扎制好的風箏上繪制著一只鷹。李晶做的風箏,就是在京城流傳數十年的“曹氏風箏”。

  “曹氏風箏”的創始人為孔祥澤,自幼喜愛風箏。1943年,他在北平國立藝術專科學院學習繪畫和雕塑期間,偶然間抄錄到曹雪芹手稿《廢藝齋集稿》中的風箏起放原理、扎糊技法以及繪畫要領,經過常年細致的研究臨摹復制,最終創造出一套具有鮮明風格的風箏技藝。為了不忘曹雪芹的“點化”之恩,孔祥澤將自己制作的風箏稱為“曹氏風箏”。

  如今,做工細膩、用料考究的“曹氏風箏”43種技法中,保留下來的有20種,去年被列為首批北京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但是現在,這門絕活在傳承卻遇到了很大麻煩,能繼承“衣缽”的人越來越難找。李晶說,現在的年輕人對這些都不感興趣,雖然自己在學習這種技藝,但也不是專職。因為做風箏,現年28歲的李晶仍是獨身一人。“業余時間都占上了,哪有時間去談情說愛,但這門風箏技藝能不能傳下去,眼下還得聽天由命。”

  與“曹氏風箏”境況類似的還有一種京城絕藝――“內畫鼻煙壺”,它起源于清朝嘉慶年間,用一種獨特的鉤形毛筆和鉤形竹筆蘸取顏料,在鼻煙壺內壁作畫。其中以葉仲三開創的“京派葉氏內畫”頗具影響力,以畫山水、花鳥、動物、草蟲而著稱。其傳人姚桂新不僅繼承了這一傳統,更以沉穩典雅的仕女圖在京味內畫中獨樹一幟。

  不過現在,姚桂新的內畫絕藝在傳承方面也不盡如人意,曾經的三個徒弟因為各種原因先后放棄了學習。一位業內人士告訴《北京科技報》,手工制作內畫鼻煙壺非常費時費力,在市場售價一般要上千元一個。但在街頭巷尾的鋪子里,出自流水線制作5塊錢一個的內畫鼻煙壺比比皆是。“大多數人都愿去買便宜的,只有很少的收藏者愿意買手工繪制的,光靠這門技藝維持生計都難,更別說要賺錢了,自然沒人愿意學了。”

  事實上,還有很多老北京絕活也面臨著這種尷尬境地。比如京胡,是京劇的主要伴奏樂器,至今已有200多年的歷史。在京城,純手工制作京胡最有名的當數史善朋竹琴社,已有80余年歷史。不過其手工制作的絕活卻面臨著失傳的危險。一位京胡傳人憂心忡忡地告訴記者,他至今也沒有收到徒弟,“做琴不賺錢,連子女都不愿意再做這一行了。”

    京城弓箭制作中曾經大名鼎鼎的“聚元號”楊氏弓箭,目前也進退兩難。“聚元號”自創辦起,就隸屬清朝政府掌控,直到清朝滅亡,才成為民間作坊。建國后的三年困難時期,以及文化大革命,接連對它的發展造成重創,傳統弓箭的制作幾乎已經停止。1998年,在這項技藝中斷近四十年后,楊氏制弓世家的第十代傳人楊福喜毅然先后放棄了兩份工作,改從其父楊文通學藝,在十分艱難的情況下終于繼承了“聚元號”清代皇家弓箭作坊的全套技藝,所用原料、工具、技法均與《考工記》、《夢溪筆談》、《天工開物》所載相近。“聚元號”不僅制作普通的弓箭,還有弩弓、彈弓、彈弩、袖箭、匣箭、箭槍等很多品種,是如今整個中國遵循傳統技藝制作弓箭作坊的僅存碩果。

  但楊福喜至今沒有找到徒弟來繼承這門絕藝。“收徒弟比生兒子還要慎重,現在的年輕人一心都要當白領,聰敏伶俐手腳勤快的,哪個愿意干這種手藝活兒啊!”

  北京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聯席會議辦公室王勇告訴《北京科技報》,以前有一種老北京絕活叫“杠箱會”,現在很難再看到了。在清代,朝廷各部(吏、戶、禮、兵、刑、工等)在節慶時都要各自舉辦一些慶祝表演,比如刑部五虎棍會、戶部秧歌會、禮部中幡會等,而兵部則舉辦杠箱會。

  杠箱官是一個半官半民的人物,在清朝時相當于七品,可當街斷案。“杠箱會”上演時,演員每兩人扛著一根竹杠,上面擔著一個貢箱,肩、腳、頭、腹、臀都能撐桿,惟獨手不可以,在行走過程中還要完成換肩、倒立、矮子走、翻跟斗等動作。“杠箱會”的傳人隋少甫,最初不愿外傳壓箱底的功夫,當后來他意識到保護這門絕藝的重要性時,無奈老人年齡大,在口述留下一些圖譜不久就去世了。這門技藝的一些重要技巧無人承繼,原汁原味的“杠箱”已經失傳。

  不過,隨著國家的重視,很多老北京的絕活漸漸又有了生機。王勇對《北京科技報》表示,2007年,京劇、昆曲、智化寺京音樂等13項被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今年,北京市又向文化部申報了105項非物質遺產項目,包括人們熟悉的王致和腐乳,六必居醬菜等,其中申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約50項,包括相聲、京韻大鼓、單弦牌子曲(含岔曲)、中國象棋、圍棋、天橋摔跤、北京面人、北京宮燈等。“目前這些申報項目已被文化部在網上進行公示,預計將在6月份第二屆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日前進行正式發布。”

  宣武區已決定在火神廟內興建北京第一個專業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博物館,包括“廠甸廟會”、“天橋中幡”、“抖空竹”、“榮寶齋木版水印”等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將進駐博物館進行展示。另外,在其他各區縣,相關的博物館或其他保護設施也都在積極籌劃之中。與此同時,近年來,北京一些非物質文化遺產開始進入校園,一些老北京絕活的傳承人被邀請去與學生們進行交流展示,以提高他們對于這些珍貴文化的認識。

  北京正在開展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普查工作,預計持續到今年年底結束。北京群眾藝術館副館長石振懷表示,國家提出的普查計劃時間是三年半,而北京只用一年半時間。“這種普查主要目的就是要摸清家底,掌握資源,后續的保護工作才是我們普查的目的。也就是說,在普查的基礎上,我們要對珍貴的、瀕危的、有價值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贏得搶救和保護的時間。”

  王勇說,現在申報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大多數都要求是“活態”的,既需要有人承繼,也要具有相當的技藝水平。至于那些已經完全消失的,將不進行申報。另外,非物質文化遺產也提倡一種“尊故融新”的觀點,比如像戲曲、相聲等都可以表現新時代的內容,但在形式上卻不可隨便亂改,否則如果一些傳統戲曲用小提琴來伴奏,將完全失去了保護的意義。

  事實上,國外在保持非物質文化遺產原貌方面,有很多經驗可以借鑒。比如在韓國,每年都要對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進行檢測,檢驗傳承人的技藝是否達到最高水準,如果達不到,就會把這個傳承人的名譽名號重新剝奪,直接授給別人,或直接取消這個項目。

< --EndFragment-->


上一篇文章:呂俊杰:再不搶救 “紫砂藝術”恐怕就會失傳  下一篇文章:首套南音校本教材《南音生南國》問世

 

版權所有:全國校園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工程辦公室
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促進會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北河沿大街(文化部大院)83號院616室
特別支持: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京ICP備09038024號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481號

赚钱 Published at 2019/10/23 6:38:37, Powered By WangKaiCMS All v5.0(ACCESS) Build 20190301 (U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