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新聞資訊


  資料下載


更多
 
 
·您的位置:本站首頁 > 文章首頁 > 精品工程 > 昆曲探源

昆曲探源

作者:本站 日期:12-03 瀏覽次數:

昆曲探源

  在中國戲劇史上,昆曲的興起是一件大事。這是中國劇壇上唯一由文人與藝人緊密聯合發展出的一個劇種。文人的劇本,富于文采,典麗工整,而藝人的參與,使得文武場的穿插、場子的冷熱、角色行當的勞逸、劇情的推展,都得到適當的考慮。如果昆曲沒有各方面的成就,是不可能獨霸中國劇壇兩百余年,更談不上能給京戲以及其他許多地方劇種以深遠的影響。

  中國傳統戲劇到了金元時代逐漸成熟,在北方由一人彈唱的「弦索調」,轉變成代言體的「雜劇」,由許多角色扮演故事。雜劇的體制規律嚴謹,曲牌、宮調完全遵守元曲的規定,以文字見長。每本四折,每折由末或旦一人主唱,其他角色只是在旁搭配,因此不易生動,不過略具戲劇規模而已。但是留下大量劇本,對以后的戲劇影響很大。在南方的「戲文」起源于宋代南遷前后,以宋詞配合村坊小曲形成了一種地方小戲,是以小生、小旦、小丑的三小格局為主,不按宮調,不講規律,在明代以前只是在坊間流傳。明初時,南戲文經由文人的改革后開始復興,逐漸吸收北雜劇的格律,形成體制,最后演變成「傳奇」。傳奇的長度沒有限制,人人可以主唱,除了獨唱外,還有輪唱、合唱,豐富了劇情及音樂,突出了角色,使中國戲劇進入了成熟時期。

  昆曲發源在江蘇昆山,最早是以地方小調形態出現的。「昆山腔」的名稱存在,根據記載應可追溯到元末,也就是公元一千三百年左右。明初時成為南戲文的四大聲腔之一,當時不及「海鹽腔」普遍。昆山腔的興起,必須歸功于明代中葉的音樂家魏良輔及戲曲家梁辰魚。魏良輔精通音律,深研唱腔中的各種技法,與其他專精之士,把當時流行的昆山腔逐步發展成婉轉緬邈的「水磨調」,成為文人散曲吟唱的詞曲音樂的主流,因此稱為昆曲。后來經由梁辰魚應用到他所著的 《浣紗記》傳奇中,由于曲情的變化,角色戲劇性的要求,使得曲樂戲劇化,曲調由簡而繁,因此昆曲由文人清唱演變成戲劇的聲腔。昆曲在融合了戲文的民間音樂風格與雜劇的文學豐采以后,成為一種既華麗又典雅的歌劇聲樂,至此以后傳奇大都采用昆山腔演唱,終于成為全國性的戲劇。奠定了從明嘉靖年間到清乾隆年間,前后兩百七十多年的昆曲全盛時代。

  昆曲的曲調以典雅、靜謐、纏綿、婉轉為主,旋律結構以曲詞四聲和詞匯的連音調值為準,節奏變化以劇情為定則。唱曲講究音準、板正、腔純、情真,表演以身段美、指事明、化身準、出情真為準繩。這些特點的形成,來源很廣。主要是長期以來繼承了唐宋「大曲」,宋「詞調」,宋「唱賺」,宋金「諸宮調」,南「戲文」,元「雜劇」,甚至民間的「貨郎調」等演唱藝術。經過收集、選擇、融化、消納、改革,成為風格統一,豐富而不雜亂的經典藝術。

另一個造成昆曲興盛而且流傳至今的原因,是所謂「折子戲」的產生。在明朝中葉,豪富人家開始自組家庭戲班,供宴會時賓主同樂。這時連演多天的整本傳奇就嫌太長了,而且故事情節大都耳熟能詳,于是經常選取其中精華演出,以觀賞細膩的演唱藝術為主。漸漸的演變成選擇不同的傳奇中的折子同臺演出,這就是折子戲。像《紅摟夢》中描寫清初豪門就是以這種形式演唱昆曲。由于折子戲既適合大型劇場的演出,也適合家庭廳堂的觀賞,而且所保存的都是精華場次,各種角色都得以發揮,因此一直都能引起許多愛好者的共鳴。

中國戲曲,由宋元南戲到金院本、元雜劇、逐漸推進、衍變。元末農民起義,推翻了蒙古貴族的封建統治之后,廣大的南方各族人民,在政治上擺脫了民族歧視的枷鎖,生產有所恢復,商業漸趨發展。此時中國的戲劇也相應地發生了巨大變化,形成“北劇”(元雜劇)沒落,”南戲”復興的現象。

  當時南戲主要劇本是“傳奇”,演唱傳奇的聲腔很多,其中最古老的是發源于浙江海鹽的聲腔,它流行在嘉興、湖州、溫州、臺州一帶,萬歷間復傳人江西,流行地區較廣的是弋陽腔,它分布在江西、南北二京、湖南、福建、安徽、兩廣、云南、貴州等地,多結合各地的語言、音樂而有所衍變,余姚腔流行于浙江紹興,以及江蘇的常州、鎮江、揚州、徐州,安徽的貴池、太湖等地。此外還有四平腔、義烏腔、樂平腔等,皆影響不大。

  南戲復興也有著一個過程,明初的貴族士大夫這些上層人士還以北曲為雅樂正聲,至于民間的廣大群眾則普遍愛好詞調通俗、故事曲折而完整的南戲。等到“ 荊(荊釵記)、 劉(劉智遠白兔記)、拜(王瑞蘭閨怨拜月亭)、殺(殺狗記)”四大傳奇及高明(則誠)的《琵琶記》從文詞排場各方面都在普及的基礎上得到相當的提高之后,引起了士大夫階層的重視,南戲由廣場走上了高堂華筵,身價日上。

  “流麗悠遠,出乎三腔之上”的昆山腔,簡稱昆腔,它始于元代末年的昆山,是南曲的一個支派。據明·玉峰(昆山)張廣德的《真跡日錄》卷二載文記有“元朝有顧堅者,雖離昆山三十里,居千墩,精于南詞,善作古賦。擴廓帖木兒聞其善歌,屢招不屈。與楊鐵笛、顧阿瑛、倪元鎮為友,自號風月散人。其著有《陶真雅集》十卷,《風月散人樂府》八卷行于世,善發南曲之奧,故國初有昆山腔之稱。”

  昆山腔在明代萬歷之前,還只是流行于吳中的“小集南唱”的清曲。這種“清柔婉折”的昆山腔之變革發展,是在明代中葉以后。在嘉靖(1522一1566)、隆慶(1567一1572)年間,江西豫 章(南昌)人魏良輔(字尚泉、一字上泉)流寓太倉南關(元代時昆山所轄)。魏良輔原是個北曲清唱家,到吳中后,又致力于南曲。他認為當時的一些南曲唱腔“率平直無意致”(行腔簡單,或節奏拖沓),于是以原昆山腔為基礎,參考海鹽、余姚等腔的優點,并吸收了北曲中的一些唱法(應即是“抑揚頓挫,索纖牽結,停聲、偷吹、依腔、貼調”等有裝飾色彩的潤腔手法,以及用不同音色塑造人物性格、情感的演唱技巧),并與善吹洞蕭的張梅谷,工(扌厭)管的謝林泉,以及張小泉、周夢山、季敬坡、戴梅川、包郎郎諸人結成在藝術上有共同見解和理想的創作集體,把昆山腔作了很大的改革與發展。魏良輔非常講求唱法上的吐字、過腔、收音,每有所得必往南關老唱家大倉戶侯過云適處請教,求得首肯,多次反復修改不厭。同時,河北的北曲弦索名家張野塘,以罪發配太倉衛,被魏良輔以善歌之女招為婿,他協助魏“更定弦索音節,使與南音相近。并改三弦(形)式,身稍細而其鼓圓,以文木制之,名曰弦子(即昆曲及彈詞中所用的“南弦”)。它與曲笛、懷鼓、提琴(民族拉弦樂器),并為昆曲的特色伴奏樂器。這種新腔的特點是清柔婉轉,“調用水磨,拍捱冷板。聲則平上去入之婉協,字則頭腹尾音之畢勻,……啟口輕圓,收音純細。”成為集南北曲之大成的新聲,“腔曰‘昆腔’”,曲名‘時曲’”。但這時的昆曲仍是清唱,尚未能體現劇本,形諸舞臺。

  昆曲由清唱搬上舞臺,成為戲劇,則是由梁辰魚的《浣紗記》開始。昆山梁辰魚(1519-1591)號少白、又號仇池外史,著名戲曲作家,精詩詞,通音律。魏良輔改腔的成就使他頗受鼓舞,他經常設特大坐榻和桌案,自己西向坐,教人歌曲,學者列序兩旁。著名的歌兒舞女沒有得到梁的親授,皆自以為不祥。但他還覺得這樣的新腔不應只局限于曲壇清歌,必須擴展到舞臺之上占有更廣闊的天地、于是與精通音理的鄭思笠、陳梅泉、唐小虞諸人,“考訂元劇,自翻新作”,并發揮文學優勢寫作了以西施為主要人物的《浣紗記》傳奇,從音樂方面彌補了水磨調“冷唱”的不足,同時把傳奇文學與新的聲腔。和表演藝術綜合在一起,借鑼鼓之勢與舞臺之場面形態,第一次將昆曲搬上劇壇。這種從原始的昆山腔發展成為昆曲,再進一步登上舞臺,即是這個聲腔定型和成熟的過程。自萬歷初年,昆曲很快地擴展到江、浙各地,成為壓倒其它南戲聲腔的劇種。隨之由士大夫帶進北京,與弋陽腔并為玉熙宮中大戲,當時稱為“官腔”。從此,昆曲儼然成了劇壇的盟主,數百年來,對許多劇種的舞臺藝術,產生過深厚的影響。

< --EndFragment-->


上一篇文章:沒有找到上一篇  下一篇文章:大唐風云》《皮影王》入選浙江文化精品工程

 

版權所有:全國校園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工程辦公室
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促進會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北河沿大街(文化部大院)83號院616室
特別支持: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京ICP備09038024號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481號

赚钱 Published at 2019/10/23 6:04:13, Powered By WangKaiCMS All v5.0(ACCESS) Build 20190301 (U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