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新聞資訊


  資料下載


更多
 
 
·您的位置:本站首頁 > 文章首頁 > 圖片首頁穿插 > 花兒

花兒

作者:本站 日期:12-04 瀏覽次數:

花兒

花兒是流行于甘肅、青海、寧夏等廣大地區的一種山歌,是當地人民的口頭文學形式之一。花兒結構分兩段,前段比興、后段是歌唱的主題內容。曲調具有濃郁的抒情性,演唱時用臨夏方言,有濃郁的地方氣息。“花兒”唱詞和曲調分“河州花兒”和“蓮花山花兒”兩大類。



花兒簡介

  “花兒”是流傳在青海甘肅寧夏三省(區)廣大地區的民歌。“花兒”又稱“少年”。男青年唱的叫“少年”, 女青年唱的稱“花兒”。據說,“花兒”至少已有四百多年的歷史了。它內容豐富多彩,形式自由活潑,語言生動形象,曲調高昂優美,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和鄉土特色,深受回、漢、藏、東鄉、土、撒拉等民族的喜愛。

  現在甘肅最具代表性的是“洮岷花兒”。岷縣“花兒”傳承的中堅力量,也是被省民協命名為“甘肅省花兒歌手”的有41人,大多年齡都在30歲到40歲之間,而他們當中大部分不識字,文化程度低。這一批歌手成長在上個世紀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家庭生活困難,沒有機會讀書,在長期的生產勞動中鍛煉成長為“花兒”歌手。相對而言,出生于80年代或90年代的年輕人大都走進了學校,他們基本沒有機會學習“花兒”,而校園文化和流行歌曲等新興的娛樂活動也在弱化著“花兒”對年輕一代的熏陶。

花兒常識

  “花兒”分三類

  根據“花兒”的發源地,我們可把“花兒”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河州花兒”,發源于河州地區,即今甘肅省臨夏縣,現在遍及臨洮、康樂、和政、廣和、永靖、夏河等縣,有的流傳到寧夏。

  第二類叫“洮岷花兒”,在洮岷地區,即現在甘肅省的臨潭、岷縣、單尼一帶。

  

  

流行曲目

第三類是“西寧花兒”,發源于西寧地區,即現在青海省的西寧、湟源、貴德樂都循化一帶。[1][2]

花兒現狀

  “花兒”在當地有著廣泛的群眾基礎,但是隨著經濟大潮和現代文明的沖擊和滲透,使原始古樸的“花兒”生存空間正面臨著萎縮。

  “花兒”就是從農田和山野里練出來的,一些唱得好的人被稱為“花兒把式”,都是經過多年勞作、放牧期間跟隨大人學唱,熟悉掌握了曲調,而后自己才能即興編詞對唱或領唱。現在最有利于花兒成長的田園牧歌式的農村生活逐漸被打破,不少小伙子和姑娘已經不滿足原有的生存方式,紛紛離開家鄉尋找賺錢的機會和新的生活夢想,因此真正熱愛“花兒”并能為此付出努力的傳唱把式也就不多見了。

  岷縣“花兒”傳承的中堅力量,也是被省民協命名為“甘肅省花兒歌手”的有41人,這個數字應該是比較可觀的,像董明巧、劉國成、劉尕文、郎雪慧、白緒娥、姜照娃等一批“花兒”歌手,大多年齡都在30歲到40歲之間,而他們當中大部分不識字,文化程度低。這一批歌手成長在上個世紀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家庭生活困難,沒有機會讀書,在長期的生產勞動中鍛煉成長為“花兒”歌手。相對而言,出生于80年代或90年代的小伙子大都走進了學校,他們基本沒有機會學習“花兒”,而校園文化和流行歌曲等新興的娛樂活動也在弱化著“花兒”對年輕一代的熏陶 。

花兒歷史



  早期的“花兒”研究始于“五四”新文化運動時期,1922年12月17日北京大學歌謠研究會主辦的《歌謠周刊》創刊,該刊于民國十四年(1925年)三月十五日(第八十二號)刊載了我國著名地質學家袁復禮在甘肅做地質調查時記錄整理的30首“花兒”歌詞,題目叫《甘肅的歌謠——“花兒”》。這是“花兒”在全國文學中首次出現。

  著名音樂家王云階1943年記錄發表的《山丹花》是中國第一首“花兒”曲譜。王云階是當時中國最高音樂學府——重慶青木關音樂學院的作曲家,他在青海東部農業區進行教學和音樂采風時,找到撒拉族“花兒”女歌手哈圖瑪,記錄下《山丹花》曲調,譜成曲發表在他主編的《青海民國日報》《樂藝》音樂副刊上,避免了像《詩經》那樣只記詞不記曲、后人難以演唱的遺憾。

  作為“花兒”研究專著出版的,是榆中人張亞雄1942年在重慶出版的《花兒集》。張亞雄利用在蘭州擔任《甘肅民國日報》編輯之便,公開征集流傳于甘青寧的“花兒”,并在該報發表歌詞和研究文章,在近10年的歲月中,張亞雄對征集到的3000多首“花兒”,精選了600余首加以整理,其中的《抗日少年》12首,用民歌形式激勵人民抗戰到底,在社會上產生了巨大影響。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原所長喬建中在2004年第三期《音樂研究》上撰文贊譽其“對于日后成為民俗學、音樂學界‘顯學’的‘花兒’研究來說,是第一部內容豐富也有深度的專書,是現代花兒研究的第一塊碑石”。

  1944年至1947年張亞雄住在西寧。他利用空閑時間,奔走于田間地頭、河畔山野,將一些優美的“花兒”記錄下來。1948年秋,當《花兒集》在蘭州再版時,又加入了不少新內容。1950年,張亞雄準備第三次出版《花兒集》,但因受到不公正的歷史待遇未能如愿。文革中雖以揀破爛為生但他仍然堅持“花兒”研究,正是:“花兒本是心上的話,不唱由不得自家,刀刀拿來頭割下,不死就是這個唱法。”

  1981年,在甘肅省第二屆文代會上,平涼農民作家、“花兒迷”戴笠人將一本1948年版的《花兒集》送給了張亞雄。1986年,年已76歲的張亞雄見到了中國文聯出版公司再版的《花兒集》。

  1990年,著名音樂家江定仙教授作為全國政協委員往甘肅考察,回京后寫成鋼琴組曲《甘肅行》(為青少年):1.走廊;2.花兒;3.陽關,從地理、風情、歷史對比三種角度表現,其中的“花兒”是從舊作中移來的,極富特色。收入1992年中央音樂學院出版的《江定仙作品集》中。



藝術特點

  甘肅“花兒”不僅是一種表演藝術,科學的研究也是非遺保護工作的一個重要方面,這早已在學界得到了公認。遺產確是歷史的、過去的,但我們還要看到它的變化和發展。“花兒”是多民族共同創造、共同享用的很有特點的民歌,它的文學價值、歷史價值、社會價值倍受研究家青睞。

申遺成功

自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01年公布首批“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名錄”至2007年底,中國已經有昆曲藝術、古琴藝術、新疆維吾爾木卡姆藝術和蒙古族長調民歌相繼入選。過去,聯合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申報工作每年舉行一次,并規定凡聯合國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的締約國每次只能申報一個項目。在中國、印度等國家的努力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于2008年改變了以往的申報規定,不再限定成員國申報項目的數量,給“花兒”申報沖刺世界文化遺產創造了難得的機遇。

 

傳承人

張明星

  

  表演“數花”。

  

  表演“對花”。

  

  

  在“萬人看花兒”固原分賽場上,記者看到一位精神矍鑠的老者。旁人說,他叫張明星,原州區張易鎮閻關村人,今年67歲,你可別小看他,他可是唱著花兒進的北京哩。

  于是,記者走近張明星老人,聽他講述唱花兒的故事。

周總理稱他農民藝術家

  1964年,張明星24歲。當年10月,全國少數民族群眾業余藝術團觀摩演出在北京舉行,張明星等18人組成了寧夏代表團在北京首次亮相。演出結束后,受到周總理的接見。周總理不僅表揚了寧夏代表團精彩的演出,還評價張明星等人是“農民藝術家”。當時,烏蘭夫也在,他親切地問:“你叫什么名字,上過什么學?能即興唱出這么好的歌!”張明星用固原話說:“我的經名叫優素福,家里窮,小學沒有畢業,自小在山溝土洼里長大,就愛唱個‘山花兒’。不會說話,就順口唱了幾句,首長不要笑話。”

  這段經歷,張明星編成了花兒,是這樣唱的:“金花么銀花一串花,回民娃,上北京唱了個‘數花’;周總理親切接見咱,叮嚀的話,永輩子牢牢地記下;全心全意為人民,別忘了,生活是藝術的老家!”

  那次演出,張明星等18人共表演了《對花》《數花》《黃河號子》《送糧路上》等12個節目。在表演中,張明星不但發揮自編自演、唱歌跳舞的特長,而且是節目中的領唱。尤其是《數花》,以說唱的形式描述了寧夏秀美山川,取得非常好的效果。據張明星介紹,現在廣為流傳的“沙棗子開花么,香天下,塞上江南好寧夏;東有黃河一條龍,西有賀蘭山寶疙瘩,一馬平川好莊稼,幸福的花兒開……”就是在那次演出后,唱響全國的。

農村娃成了赴京演員

  說起被選入京,張明星更來了精神。

  他平時就愛唱個花兒,可沒想到有機會進北京。1964年3月,他趕著毛驢往地里送糞。一邊走,一邊用他那高亢嘹亮的嗓子唱著眉戶《梁秋燕》。恰巧遇到自治區文工團為參加全國少數民族群眾業余藝術觀摩演出四處尋才,張明星就這樣被“相中”了。

  兩個月后,張明星接到通知要進京演出。家里窮,拿不出一件像樣的衣服,妻子就把姐姐的一件爛衣服要來,扯了二尺布補了補。又用娘家哥哥給的6尺藍布連夜縫了一條大襠褲,把張明星“武裝”了起來。衣服褲子解決了,爛鞋子沒法解決,就在一家人想辦法弄鞋子時,縣武裝部長捎話不讓走,因為張明星是固原縣的民兵營長。張明星聽了非常著急,穿上爛鞋連夜偷著跑,就這身打扮來到銀川,住進了招待所。

六盤山的花兒唱不完

  從北京回家后,張明星想法多了,有意識鉆研了“花兒”演唱技巧、音調、格律等,對不同地區的花兒格調進行對比,還組織了一個文藝演出隊,到處演出。功夫不負苦心人,幾經磨難,他終于形成了高亢、粗狂、豪邁,且富有鄉土氣息和生活情感的演唱風格。

  他最大的特點就是即興編唱。周總理逝世后,他很難過,便編了一首花兒:“睡夢里常常夢見你,醒來時看不見了;幽靈兒忘不了六盤人,六盤人,肝花兒都想爛了。”

  1984年,全國民間文學三套集成工作開始,張明星作為當時固原縣集成領導小組的成員,除了組織工作外,還做了搜集整理工作,貢獻出自己掌握的200多首花兒,60多首小曲小調,錄制6盤磁帶。他的花兒和曲譜,正式編入寧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六盤山花兒兩千首》,還有相當一部分歌謠、諺語等,分別編入了有關集成。此外,他還有一手“絕活”,就是制作牛頭塤(泥哇嗚)、口弦(口琴),竹咪咪(羌笛)等民間樂器。

  1985年,他被吸收為中國戲劇家協會會員;1987年,自治區有關部門正式命名他為“優秀民歌手”,并授予他第二屆民間文學 “金鳳凰”獎;1988年,又吸收他為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近年,又被自治區定為民間文化遺產傳承人。

7歲開始學花兒

  說起張明星唱花兒的淵源,更富有傳奇色彩。

  他7歲時,村里有個回族木匠,人都稱三老伯,唱得一首好花兒和民間小調。當時,村里有個“光根堂”,三老伯白天干活,晚上到“光根堂”唱花兒和小調,也就是從那時開始,張明星迷上了這種柔中帶剛的曲調,憑借驚人的記憶力,很快將三老伯的絕技學到手。8歲時,村里來了兩個要飯的,常唱三首歌《勤大嫂》《懶大嫂》《要飯歌》,他跟著學。9歲那年,他給別人放羊,和同村的人相互學花兒。此后,又受耍社火的影響,學秦腔、耍社火、學眉戶等。隨著各種民俗文化熏陶,張明星的花兒內容也豐富起來。

  60年來,張明星用花兒歌頌時代變遷、抒發感情、反映群眾生產生活。六盤山下,茫茫荒原上,到處縈繞著張明星嘹亮的歌聲。

 


上一篇文章:呼麥  下一篇文章:侗族大歌

 

版權所有:全國校園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工程辦公室
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促進會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北河沿大街(文化部大院)83號院616室
特別支持: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京ICP備09038024號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481號

赚钱 Published at 2019/10/20 6:01:14, Powered By WangKaiCMS All v5.0(ACCESS) Build 20190301 (U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