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新聞資訊


  資料下載


更多
 
 
·您的位置:本站首頁 > 文章首頁 > 圖片首頁穿插 > 古琴藝術

古琴藝術

作者:本站 日期:12-04 瀏覽次數:

古琴是中華民族最早的彈弦樂器,是中華傳統文化之瑰寶。她以其歷史久遠,文獻瀚浩、內涵豐富和影響深遠為世人所珍視。湖北曾侯乙墓出土的實物距今有二千四百余年,唐宋以來歷代都有古琴精品傳世。

  存見南北朝至清代的琴譜百余種,琴曲達三千首,還有大量關于琴家、琴論、琴制、琴藝的文獻,遺存之豐碩堪為中國樂器之最。古時,琴、棋、書、畫并稱,用以概括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歷代涌現出許多著名演奏家,他們是歷史文化名人,代代傳頌至今。隋唐時期古琴還傳入東亞諸國,并為這些國家的傳統文化所汲取和傳承。近代又伴隨著華人的足跡遍布世界各地,成為西方人心目中東方文化的象征。
  有關古琴的記載最早見于《詩經》、《尚書》等文獻。《尚書》載:“舜彈五弦之琴,歌南國之詩,而天下治。”可知琴最初為五弦,周代時已有七弦。東漢應劭《風俗通》:“七弦者,法七星也,大弦為君,小弦為臣,文王、武王加二弦,以合君臣之恩。”三國時期,古琴七弦、十三徽的型制已基本穩定,一直流傳沿續到現在。




 
古琴藝術-現今地位
  古琴藝術是繼昆曲之后被列入“人類口頭與非物質遺產”的第二個中國文化門類。
   
古琴藝術
  琴棋書畫,曾是中國古代文人引以為傲的四項技能,也是四種藝術。其中,琴樂是中國歷史上淵源最為久遠而又持續不斷的一種器樂形式,其可考證的歷史有三千年之久。“高山流水”、“焚琴煮鶴”、“對牛彈琴”等婦孺皆知的成語都出自和琴有關的典故。然而,由于琴自古都是文人自我陶冶的一種雅好,很少在公眾場合演奏,所以現代人對它的了解已經十分有限。此次,古琴被列入“人類口頭與非物質遺產”,受到了國內和世界的關注,古老的古琴藝術也許將迎來一個嶄新的春天。

  古琴,屬彈撥樂器。它最早是依鳳身形而制成,其全身與鳳身相應(也可說與人身相應),有頭,有頸,有肩,有腰,有尾,有足。它長3尺6寸5分,代表一年有365天;一般寬約六寸(20公分左右)。一般厚約二寸(6公分左右)。琴面是弧形,代表著天,琴底為平,象征著地,又為“天圓地方”之說。13個琴徽,是標識弦上泛音和按音音位之用,由粗而細,自外向內排列。代表著一年有12個月及閏月... ... “琴頭”上部稱為額。額下端鑲有用以架弦的硬木,稱為“岳山”,又稱“臨岳”,是琴的最高部分。岳山邊靠額一側鑲有一條硬木條,稱為“承露”。上有七個“弦眼”,用以穿系琴弦。其下有七個用以調弦的“琴軫”。琴頭的側端,又有“鳳眼”和“護軫”。自腰以下,稱為“琴尾”。琴尾鑲有刻有淺槽的硬木“龍齦”,用以架弦。龍齦兩側的邊飾稱為“冠角”,又稱“焦尾”。七根琴弦上起承露部分,經岳山、龍齦,轉向琴底的一對“雁足”,象征七星。琴底部有大小兩個音槽,位于中部較大的稱為“龍池”,位于尾部較小的稱為“鳳沼”。這叫上山下澤,又有龍有鳳,象征天地萬象。琴的一端以岳山支撐琴弦,其下有琴輪用以調節弦的音高。琴的面板(指板)無品無柱,出音孔開于底板向下傳音。古琴有效振動弦長超出其它弦樂器,且振幅寬大,故音質低沉渾厚,幽靜古樸,富于表現力。由于琴沒有“品”(柱)或“碼子”,非常便于靈活彈奏,以余音綿長不絕為特點的古琴,其獨特的走手音是其它任何一種樂器所不具備和無法比擬的。古琴的音箱,不象箏等樂器那樣粘板而成,而是整塊木頭掏空而成。其音箱壁較厚,又相對較粗糙,所以其聲更有獨特韻味和歷史的滄桑感。琴腹內,頭部又有兩個暗槽,一名“舌穴”,一名“聲池”。尾部一般也有一個暗槽,稱為“韻沼”。與龍池、鳳沼相對應處,往往各有一個“納音”。龍池納音靠頭一側有“天柱”,靠尾一側有“地柱”。使發聲之時,“聲欲出而隘,徘徊不去,乃有余韻”。
古琴藝術-歷史記載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源遠流長的古琴藝術,在音樂歷史的長河中,歷盡人間滄桑,朝代興亡。而今,它以中國古代燦爛文化的結晶,獨特完整的音樂體系,走向世界,匯入人類音樂的海洋。
  古琴,在古代稱作“琴”,還有“綠綺”、“絲桐”等別稱。雖說“伏羲制琴”、”神農制琴”、“舜作五弦琴”的傳說不可信,但它的歷史確實是相當悠久了。琴,最早見之于典籍的是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詩經•周南•關雎(jū)》中的“窈窕淑女,琴瑟友之”,《詩經•小雅•鹿鳴》中的“我有嘉賓,鼓瑟鼓琴”,都反映了琴和人民生活的密切聯系。可見,三千多年前的周代,琴已經流行。后來,由于孔于的提倡,文人中彈琴的風氣很盛,并逐漸形成古代文人,必須具備“琴、棋、書、畫”修養的傳統。孔子在提倡琴樂之初就教導說君子樂不去身,君子和琴比德,唯君子能樂。操琴通樂是君子修養的最高層次,人與樂合一共同顯現出一種平和敦厚的風范。在孔子的時代,琴樂還不僅僅是后世的君子個人的修身之樂,更是容納天地教化百姓的圣樂。于琴樂之中,孔子聽到了文王圣德之聲,師曠聽出了商紂亡國之音。古人相信天地的氣象就蘊涵在其中,人們膜拜它,賦予它關于道德的信仰。作為“正音”,琴樂寄寓了中國千年的正統思想和文化。古琴伴隨著人民生活,為我們留下了許多動人的故事:伯牙彈琴遇知音;司馬相如與卓文君借助琴來表達愛慕之心;嵇康面臨死亡,還操琴一曲《廣陵散》;諸葛亮巧設空城計,沉著,悠閑的琴音,智退司馬懿雄兵十萬;以及陶淵明彈無弦琴的故事等,都為千古傳頌。
  長期以來,琴家們多認為“五弦之琴,文王,武王各加一弦”而成七弦琴,似乎古琴有生以來變化就不大。但隨著出土文物的新發現,這一傳統觀念被動搖了。現在,我們參照古代文獻,得到這樣的印象:漢以前的琴,面板和底板可以分合,琴面有裝飾性的波狀起伏,琴弦多少不定,少為五弦,多達二十弦,演奏時只彈空弦,自漢朝以后,琴面漸趨于平整,出現了局部可以使用左手按弦的七弦琴:至魏末晉初,嵇康在他的《琴賦》中所描繪的琴,和我們現在常見的琴就十分相似了。



古琴藝術-音域
  古琴全部音域寬達為三個半到四個八度。常用的定弦法,最低音是五線譜上大字一組的C,最高音是小字二組的a,七根弦的排列是CDFGACd弦。古琴的音色很豐富,通常演奏多使用低音區,演奏時,右手撥弦取音,有散、泛、按三種音色變化。彈空弦,古琴家稱之為“散音”,其聲剛勁渾厚、宏亮如鐘;泛音有的輕盈虛飄有的清亮如珠(古琴上有100多個可實用的泛音)。按音則圓潤細膩,富于表情,有似歌聲。而琴家稱之為“走手音”的左手按滑音(一種非常微弱的滑音)則如絲繞柱梁。
源遠流長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源遠流長的古琴藝術,在音樂歷史的長河中,歷盡人間滄桑,朝代興亡。而今,它以中國古代燦爛文化的結晶,獨特完整的音樂體系,走向世界,匯入人類音樂的海洋。
  古琴,在古代稱作“琴”,還有“綠綺”、“絲桐”等別稱。雖說“伏羲制琴”、”神農制琴”、“舜作五弦琴”的傳說不可信,但它的歷史確實是相當悠久了。琴,最早見之于典籍的是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詩經•周南•關雎(jū)》中的“窈窕淑女,琴瑟友之”,《詩經•小雅•鹿鳴》中的“我有嘉賓,鼓瑟鼓琴”,都反映了琴和人民生活的密切聯系。可見,三千多年前的周代,琴已經流行。后來,由于孔于的提倡,文人中彈琴的風氣很盛,并逐漸形成古代文人,必須具備“琴、棋、書、畫”修養的傳統。孔子在提倡琴樂之初就教導說君子樂不去身,君子和琴比德,唯君子能樂。操琴通樂是君子修養的最高層次,人與樂合一共同顯現出一種平和敦厚的風范。在孔子的時代,琴樂還不僅僅是后世的君子個人的修身之樂,更是容納天地教化百姓的圣樂。于琴樂之中,孔子聽到了文王圣德之聲,師曠聽出了商紂亡國之音。古人相信天地的氣象就蘊涵在其中,人們膜拜它,賦予它關于道德的信仰。作為“正音”,琴樂寄寓了中國千年的正統思想和文化。古琴伴隨著人民生活,為我們留下了許多動人的故事:伯牙彈琴遇知音;司馬相如與卓文君借助琴來表達愛慕之心;嵇康面臨死亡,還操琴一曲《廣陵散》;以及陶淵明彈無弦琴的故事等,都為千古傳頌。
  長期以來,琴家們多認為“五弦之琴,文王,武王各加一弦”而成七弦琴,似乎古琴有生以來變化就不大。但隨著出土文物的新發現,這一傳統觀念被動搖了。現在,我們參照古代文獻,得到這樣的印象:漢以前的琴,面板和底板可以分合,琴面有裝飾性的刻槽,琴弦多少不定,少為五弦,多達二十弦,演奏時只彈空弦,自漢朝以后,琴面漸趨于平整,出現了局部可以使用左手按弦的七弦琴:至魏末晉初,嵇康在他的《琴賦》中所描繪的琴,和我們現在常見的琴就十分相似了。
  古琴全部音域寬達為三個半到四個八度。常用的定弦法,最低音是五線譜上大字一組的C,最高音是小字二組的a,七根弦的排列是CDFGACd弦。古琴的音色很豐富,通常演奏多使用低音區,演奏時,右手撥弦取音,有散、泛、按三種音色變化。彈空弦,古琴家稱之為“散音”,其聲剛勁渾厚、宏亮如鐘;泛音有的輕盈虛飄有的清亮如珠(古琴上有100多個可實用的泛音)。按音則圓潤細膩,富于表情,有似歌聲。而琴家稱之為“走手音”的左手按滑音(一種非常微弱的滑音)則如絲繞柱梁。
  “吟”、“猱(náo)”、“綽”、“注”是古琴特有的左手技法,“吟”是左手指細微緩慢地搖動,其音色有如人聲吟哦;“猱”是左手指實上虛下左右滑動,取音蒼勁;“綽”即現在所指的上滑音; “注”,即下滑音。這些手法的運用,不僅使古琴音樂富于人聲吟唱的特點,而且由于頻率、幅度變化所形成的各種“吟”、“猱”,還巧妙地表現了不同感情狀態下律動的緊張度。

古琴藝術-操作技法
  “明代琴家虞山派的重要代表徐上瀛(字青山)在他的琴學論著《溪山琴況》一書中曾介紹過傳統的“按欲入木,彈如斷弦”的演奏理論,并且指出:“指下雖如盤石,而毫無剛暴殺伐之疚”。
  “按欲入木,彈如斷弦”是初學琴者打基礎的基本要求。但作為古琴演奏技藝,僅有這點還不夠,它對音色的要求,應該是純正而甜美,在演奏中還必須做到“剛而不燥,弱而不虛,剛柔相濟,聲情并茂”。下面談幾點淺見。
  (一)“按欲入木”,是指彈琴者按弦的左手而言。今做“按音踏實”來解釋,想不會有什么異議。
  “按欲入木”是指按音踏實,一絲不茍;但另一方面,根據不同樂曲的內容,要注意做到自然、放松、敏捷、靈活。
  在古琴演奏中,左手基本技法有:吟、猱、綽、注、上、下、進、復等。這是在琴曲中表達思想感情的手法。劫得當與適度,是成功的重要關鍵。在古琴演奏中,左手的運指,如同書法藝術中的運筆一樣。不同的運指手法,會產生不同的效果,這在演奏中至關重要。就一般規律講,上行取音多用綽音,運指自下而上(由低到高),從輕到重。這樣的取音,渾厚圓潤,韻味別具。吟指的基本方法是自上而下,先綽后吟,頻率較快;猱的基本方法是自上而下,先注后猱,頻率較慢。兩者相同之處都是從輕到重往來移動,但是由于重心的方向和頻率不同,故而效果也各異。
  在左手運指方法中,還有一種“回峰指法”,它與書法藝術中的“藏峰”筆法近似。是山東諸城派近代琴家王燕卿先生從實踐中發現并運用于樂曲表現之中,取得了較好效果。用“回峰指法”演奏所得之音柔和,圓潤,抒情性強,絕無生硬晦澀之感。所有指法技巧,都必須通過反復實踐,纔能做到熟能生巧。依照“按欲入木”的基本要求,各種技法相互配合,相輔相成,纔能達到相得益彰。
  (二)“彈如斷弦”四字,
  是指彈琴者的右手而言的。意思是說,右手取音要剛鍵有力,如斬釘截鐵。音色上金石之聲和輕悠韻長是古琴的重要特色。在某種意義上講,右手指明法技巧的運用,對音色的純正與否,起著決定性的作用,右手主要指明法有:托、劈、抹、挑、勾、剔、打、摘、撮、輪、撥、刺等。在這些指明法的使用過程中,手指觸弦的位置、角度、力度與古琴音樂的音質、音色均有著極為密切的關系。
  1、手指觸弦的位置。右手指示入弦(大指出弦),用甲、肉相半切弦,奏出的聲音較為純正;用指甲較多時,發音比較清脆、明亮,而且富有穿透力,但無意往往缺乏厚度和圓潤感;用指明肉較多時,音色往往較寬厚、圓潤、而且具有一定的朦朧色彩,但缺點是缺乏穿透力。一般來講,彈奏“上準”(高音區)的音時,多用指甲以加強音色的亮度和穿透力;彈奏“下準”(低音區)的間時,多用指肉,以增加聲音的厚度;彈奏“中準”(中音區)的間時,多用甲肉相半,這樣奏出的聲音,可以保持音色的純正與飽滿,又不失其亮度。右手指明出弦(大指明入弦)時,一般是靠指甲吃弦的深淺程度來控制的。
  2、手指切弦的角度。由于手指切弦的角度不同,所產生的音色也是有差別的。一般來講,指甲與弦呈鈍角方向切弦時,音色易散,而且飄,并易產生燥音;指甲與弦呈垂直方向切弦時發音較為清脆、明亮;指甲與弦呈銳角方向切弦時,音色較為渾厚、飽滿。初學者弱奏時易出燥音,除用力不均外,多與彈奏時切弦的方向與角度有關。
  3、手指觸弦的力度。右手指明觸弦的力度與音色也有直接的關系。就一般的規律講,彈奏激昂、慷慨的旋律(如《廣陵散》的部分音樂)時,采用“彈如斷弦”的力度彈奏,出音堅實明亮;彈奏閨怨題材的抒情樂曲時,為了表現其纏綿、悱惻的感情,多用較弱的力度彈以求音色的柔美;彈奏一般樂曲時,宜用中等力度,能達到出音清晰就可以了。
  所以,“彈如斷弦”只能說是右手彈奏基本要求的一個方面。它與觸弦的部位、角度和力度往往是密不可分的。方法正確,結合得當,方能獲得最佳音色。否則,就會出現噪音,影響正常的演奏效果。
  (三)古琴演奏,是一門綜合性藝術。“音宜古淡,節宜清晰”。宏亮如鐘的散音,清晰透明的泛音和優雅柔和的按滑音,是在熟練地掌握各種演奏技巧的基礎上,靠左右手和諧而有節奏地配合以及高度的藝術修養而花籃的。
  右手撥彈時,手臂自然放松,用中等力度,在岳山與一徽之中心點撥弦,發音剛鍵,音色明亮,加之左手吟猱按滑技巧的有機配合,方能奏出豐富多變,古樸典雅的按音音色。特別是左手吟猱綽注技巧的配合,以韻補聲,豐富了古琴音樂的音色變化,美化了余音,從而體現出古琴音樂疏朗、空靈、飄逸、瀟灑的藝術風格。故有“古琴真趣,半在吟猱”之說。
  在演奏泛音時,右手在同一觸弦點(岳山與一徽之間的中心點)觸弦,則彈奏不出最佳泛音音色;而在與岳山較近(距一徽較遠)處觸弦時,所奏出的泛音則音色清晰、透明、純正。假如以《梅花三弄》的泛音主題音調,在兩個不同的觸弦點做一下試驗,即使是一般聽眾,也可以清楚地分辨出不同的音色效果來。
  在演奏中,關鍵在于放松,首先是精神上的放松。只有在精神上自然放松,纔能全神貫注地投入到音樂表現中去;其次是肩、臂、肘、腕直到指關節,都要自然放松。在整個演奏中,腕子放松是個關鍵,因為它起著控制和變換入弦和出弦的方向。只有腕子放松了,發音纔有彈性,手也不易疲勞。只有在各關節都自然放松的基礎上,從指尖上彈奏出的聲音纔會是松透圓潤的。左手撫弦時也需要放松,只是在按吟的瞬間用力。
  在演奏技藝中,“按欲入木,彈如斷弦”只是對初學者打基礎的基本要求。而古琴演奏是一門復雜的學問,除了演奏者個人的氣質修養之外,關鍵是在自然放松的基礎上,左右手技法的熟練運用與和諧而有節奏地配合,靠肩、臂、肘、腕、指的統力協作,并集中著力占于指尖的硬功夫,纔能演奏出既保持一定松弛度,而又富有彈性的較為理想的音色效果。
  按欲入木方為本,彈如斷弦世稱奇。“初彈知傳聲,再彈識偉情,久練得其神”這與國畫從工筆到寫意的規律是一樣的。
流派紛呈
  由于不同地域風土和人的氣質的差別,形成了各種古琴演奏的流派。早在唐代,就有吳,蜀兩大派。隋唐間的琴家趙耶利,曾以“吳聲清婉,若長江廣流,綿延徐逝,有國土之風。蜀聲躁急,若激浪奔宙,亦一時之俊”概括了吳,蜀兩派的風格特點。明清時期,古琴則發展演變為川派、虞山派,廣陵派、浙派、金陵派,中州派,諸城派,閩派等多種流派(琴派的詳細介紹請見附錄三)。
  而近現代新的古琴流派也必然隨著中外文化的交融在不斷孕育和派生之中,這無疑將給琴壇帶來新的風貌。同時,古琴藝術,也以其獨特的表現手法和深邃的美學思想,積極地影響著現代的音樂創作。
  中國古琴名曲,歷盡滄桑,均實為千古流傳的“雅樂”。現存較為大眾熟悉的有:幽蘭、流水、瀟湘水云、神人暢、陽關三疊、梅花三弄、廣陵散、漁舟唱晚、平沙落雁、漁樵問答、春曉吟、灑狂、鳳求凰、欸(ǎi)乃〔欸乃,象聲詞,1、形容搖櫓的聲音;2、劃船時歌唱的聲音〕、關山月等。
  在琴厚重的人文積淀之外,琴的審美在世界的音樂中獨樹一幟。琴沒有肆意的宣泄,只在含蓄中流露出平和超脫的氣度。琴往往與詩歌密不可分,古詩詞一般都能弦歌之,韻律和頓挫詩歌和琴樂是完全統一的。琴又講求韻味,虛實相生,講求弦外之音,從中創造出一種空靈的意境來,這又和國畫的審美追求是統一的。詩歌琴樂繪畫不同的藝術形式卻有共同的美的追求。在琴那里,審美追求和道德追求融為一體了。難怪世界為之驚嘆。
 
古琴藝術-存世名曲
  中國古琴名曲,歷盡滄桑,均實為千古流傳的“雅樂”。現存較為大眾熟悉的有:幽蘭、流水、瀟湘水云、神人暢、陽關三疊、梅花三弄、廣陵散、漁舟唱晚、平沙落雁、漁樵問答、春曉吟、灑狂、鳳求凰、欸(ǎi)乃〔欸乃,象聲詞,1、形容搖櫓的聲音;2、劃船時歌唱的聲音〕、關山月等。(前四支曲子的簡介見附錄二)
  在琴厚重的人文積淀之外,琴的審美在世界的音樂中獨樹一幟。琴沒有肆意的宣泄,只在含蓄中流露出平和超脫的氣度。琴往往與詩歌密不可分,古詩詞一般都能弦歌之,韻律和頓挫詩歌和琴樂是完全統一的。琴又講求韻味,虛實相生,講求弦外之音,從中創造出一種空靈的意境來,這又和國畫的審美追求是統一的。詩歌琴樂繪畫不同的藝術形式卻有共同的美的追求。在琴那里,審美追求和道德追求融為一體了。難怪世界為之驚嘆。
  今天,我們還有幸在中國故宮博物院。日本正倉院,以及現代古琴家,收藏家的手中,看到唐宋以來,工藝精致,音色優美的古琴。這些保存了一千多年的古老樂器,都是無價之國寶。
  “月色滿軒白,琴聲亦夜闌;冷冷七弦上,靜聽松風寒。古調隨自愛,今人多不彈;為君投此曲,所貴知音難。”這是唐代詩人劉長卿發出的感喟。但我們有理由相信,隨著中國古琴進入“人類口頭和非物質文化遺產”,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關注這“大音希聲”,領略其奧妙無窮的神韻和深遠的藝術意境。年輕朋友們,讓我們去除一些輕狂和浮躁,透過這古奧之曲,悉心體驗蘊藏在琴聲中的詩情畫意吧!
國粹精華
  今天,我們還有幸在中國故宮博物院。日本正倉院,以及現代古琴家,收藏家的手中,看到唐宋以來,工藝精致,音色優美的古琴。這些保存了一千多年的古老樂器,都是無價之國寶。
  “月色滿軒白,琴聲亦夜闌;冷冷七弦上,靜聽松風寒。古調隨自愛,今人多不彈;為君投此曲,所貴知音難。”這是唐代詩人劉長卿發出的感喟。但我們有理由相信,隨著中國古琴進入“人類口頭和非物質文化遺產”,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關注這“大音希聲”,領略其奧妙無窮的神韻和深遠的藝術意境。年輕朋友們,讓我們去除一些輕狂和浮躁,透過這古奧之曲,悉心體驗蘊藏在琴聲中的詩情畫意吧!
  國家非常重視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2006年5月20日,古琴藝術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上一篇文章:昆曲  下一篇文章:京劇

 

版權所有:全國校園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工程辦公室
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促進會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北河沿大街(文化部大院)83號院616室
特別支持: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京ICP備09038024號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481號

赚钱 Published at 2019/10/20 7:18:10, Powered By WangKaiCMS All v5.0(ACCESS) Build 20190301 (U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