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新聞資訊


  資料下載


更多
 
 
·您的位置:本站首頁 > 文章首頁 > 促進會資訊 > 專題報道 > 方言是特色,也是障礙

方言是特色,也是障礙

作者:本站 日期:12-04 瀏覽次數:

                         方言是特色,也是障礙――訪二人臺傳承人馮來鎖

      說到“二人臺”,不了解的人常常會這樣反問一句:“你說的是二人轉吧?”的確,作為土生土長的民間藝術,“二人臺”和“二人轉”具有許多共同之處:產生年代大致相同,起初都叫“蹦蹦戲”;都產生、發展、繼承于民間;臺上表演都以兩個人說唱為主,道具都有長綢、扇子等;兩者均為喜劇形式,語言都是當地方言等。然而,近年來,僅一字之差的“二人臺”與“二人轉”卻有著十分不同的境遇:“二人轉”使用的是通俗易懂的東北方言,并在趙本山、潘長江等一批高水平的演員、編導的熱心扶持和傳播下,火遍大江南北;而與其堪稱藝術“姊妹花”的“二人臺”,卻面臨著生存的挑戰。

      那么,這個扎根在我國黃土高原、已經流行了幾百年的地方戲由何而來?傳承與發展的現狀如何?帶著這些疑問,記者專訪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內蒙古烏蘭察布市二人臺實驗劇團團長馮來鎖。

    一丑一旦二人臺

      關于二人臺的發源地,目前較為公認的一種說法是,二人臺起源于山西,成長于內蒙古,流行于內蒙古自治區以及山西、陜西、河北三省的北部地區。二人臺的雛形,來自于明清時期在民間“社火玩意兒”中盛行的一種表演形式。“過去沒有電,農村每逢大喜的日子,農民們便點上一堆火,然后圍著火吹拉彈唱跳。這便是社火的由來。”馮來鎖介紹道,“后來,這些表演慢慢有了故事情節,融入了‘戲'的要素,于是原生態的社火便被搬上了舞臺。二人臺就是由民間社火發展而來的,由于劇目大多采用一丑一旦二人演唱的形式,所以稱為‘二人臺',也叫‘二人班'。”

      二人臺的興起、發展與清朝中葉以來內地貧苦老百姓走西口有著密切的關系。當時,山西、陜西、河北等地的農民為生活所迫,遠赴內蒙古中西部甚至更遙遠的地區墾荒、挖煤、拉駱駝、做小生意,因此,二人臺糅合了商旅文化、農耕文化、草原文化和漁獵文化等多種文化元素,并在長期的發展過程中,逐漸形成了不同的藝術風格,以內蒙古呼和浩特為界,分為東西兩路。東路二人臺初名“蹦蹦”“玩藝兒”,以草原文化(又稱游牧文化)為主;西路二人臺初名“蒙古曲”“打玩藝兒”“小玩藝兒”,主要以商旅文化(又稱黃河文化)為主。新中國成立前不久,才統稱二人臺。談到這兩者的具體區別時,馮來鎖即興哼唱起二人臺傳統劇目《走西口》中的片斷:西路二人臺的曲調婉轉悠揚,仿佛船家的號子;東路二人臺則在人們面前展現出了一片遼闊的草原景象。“其實東西路二人臺的很多劇目都是相同的,只不過由于地理位置的影響,其音樂曲調呈現出不同的元素與風格。”

       作為二人臺這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馮來鎖集二人臺硬碼戲、帶鞭戲于一身,以表演老生和三花臉(丑角)見長,秉承的是東路二人臺的演劇風格。而從他的學藝、從藝以及傳藝經歷中,也透視出了二人臺藝術的一些傳承與發展的現狀。

      談到學藝之路,馮來鎖回憶說:“我從小就特別喜歡二人臺,在看演出的時候就喜歡跟著臺上的表演自學自唱。”15歲初中畢業后,馮來鎖考入了內蒙古藝校烏蒙戲曲班。當時家里人并不十分贊成他學習二人臺,于是他就瞞著家里去考試,等初試和復試都順利過關后,高中錄取通知書也寄到了他的手里。 “因為我特別喜歡二人臺,所以當然更愿意去藝校了。”家里考慮到這畢竟也是一門技藝,于是馮來鎖如愿以償地進入了內蒙古藝校。

      在藝校4年的學習過程中,馮來鎖和班上其他36名同學接受了專業課的訓練以及文化課的學習。“我們那時候的專業課有戲曲基本功、樂理、唱腔、身段、民間舞,文化課有語文、政治等等。總之,當地政府對二人臺這個地方戲十分重視,希望能夠培養出具有全面素質的專業性人才。”

    強強聯手才能攥緊拳頭

      談到師承,馮來鎖興致勃勃地回憶起在他藝術生涯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的4位老師:藝名叫做“白菜心”的民間老藝人趙有根是馮來鎖的開門老師,經過他的親授,馮來鎖學到了傳統二人臺的唱腔與表演;從總政話劇團調到內蒙古藝校任表演老師的張大均,帶去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體系中著名的“體驗派”表演理論;楊志清是指導馮來鎖排開門戲的老師,在他的教導下,馮來鎖認識了舞臺,也受到了“老老實實做人,認認真真演戲”的諄諄教誨;最后一位是二人臺藝術的代表人物武利平,用馮來鎖的話說就是“亦師亦友亦兄弟”,兩人在發展二人臺事業的過程中,共同切磋、共同合作、共謀發展。

      1984年,烏蒙戲曲班37人畢業后成立了烏蘭察布市二人臺實驗劇團,劇團受到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在多方面都得到了相應的保障。然而隨著歲月的流逝,有些人覺得在此專業上沒有發展,便轉行做了其他工作,馮來鎖卻一直堅守著對二人臺藝術的熱愛,為了劇團的發展,為了二人臺事業,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所以我才成了代表性傳承人。”馮來鎖半開玩笑地說道。

      近年來,馮來鎖一面為二人臺實驗劇團的工作忙碌,一面回到母校內蒙古藝校擔任教師。迄今為止,他已帶出了6個班的學生,而二人臺實驗劇團也為這些學生的初試啼聲提供了舞臺。提到自己的學生,馮來鎖不無自豪地說:“目前在我的團里就有我的幾名學生,其中還有一個現在也返回藝校當老師去了。”

      目前,烏蘭察布市二人臺實驗劇團的大部分演出活動主要面向基層百姓。“由于社火本身來源于民間,二人臺的劇目又是以表現農民的生活為主,因此我們在上面表演的時候,老鄉們都能在臺下面跟著我們哼唱。”但是,由于二人臺運用的西北方言土語較難讓外地觀眾聽懂,因此如果在不了解二人臺的地方進行表演的話,不打出字幕觀眾便不容易理解劇情發展。“地方方言的使用和經濟發展的相對落后,的確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二人臺的擴大發展。”對此,馮來鎖表示出了一定的擔憂。

      對于如何讓二人臺在未來有更好的發展,馮來鎖有這樣幾點想法,而其中一些也已付諸實踐之中:首先,實驗劇團建立了一個二人臺藝術研究中心,專門負責挖掘和整理傳統劇目以及創作現代戲,以“挖掘傳統、適當改革”為方針,達到“與人民同心,與時代同步”的要求。其次,利用電視媒體這一平臺進行宣傳、擴大影響,“近年來,內蒙古電視臺文體頻道推出的《西口風》欄目,就是專門講我們二人臺的,在當地引起了良好的反響,我們希望能把它推廣出去。”第三,與武利平等著名的二人臺表演藝術家組織一支精干的表演小分隊,走向全國進行演出,因為馮來鎖認為,為了讓二人臺得到更多觀眾的認識與認可,“只有強強聯手才能攥緊拳頭”。

(來源:文化傳播網)


上一篇文章:羌族文化遺產保護斷想  下一篇文章:守護山林的主人:鄂溫克族

 

版權所有:全國校園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工程辦公室
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促進會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北河沿大街(文化部大院)83號院616室
特別支持: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京ICP備09038024號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481號

赚钱 Published at 2019/10/23 5:22:17, Powered By WangKaiCMS All v5.0(ACCESS) Build 20190301 (UTF)